张起灵

【邪瓶】我想我是疯了(四)

四、
吴邪,哭出来吧
说起这些年他吴邪也算是这道上的狠角色。
干这行就是拼命,拼兄弟。看谁的命硬,看谁的兄弟忠心。
这两样他吴邪都占了。
无论是下最凶的斗,还是最油的斗,他吴邪都活着上来了。
下凶斗防得是鬼神,下油斗防得是人心。比鬼神更可怕的是人心。
这些他吴邪都扛过来了,可现在偏偏就是惧了这张起灵了。
毕竟感情从来都不是你的一厢情愿,不是你拼了命就能换来的东西。
他怕惹急了张起灵,怕他烦了他,怕他再跑了,再失踪个十年八年的,他怕是再也消受不起了。
那十年真心让他等怕了。
吴邪看着自己内裤撑起的小帐篷,暗自感叹:“今晚注定又是一个不眠夜。”等等,他为什么要说又。
小哥回到自己的房间,依旧淡漠的一张脸。
吴邪的梦话他都听到了,他听到了他唤他的名字,说着我爱你,后面却莫名的跟着一句我想上你。
在他听到这句话时,不经意间打了一个冷颤。
他不知道自己哪来的魄力就那样硬生生地推开了他的房门 ,以至于至今还有所心悸。
要是当时他没能编出这蹩脚的幌子,要是吴邪没有矢口否认,他无异于就犯了一个大错,让他们之间没法收场。
他只知道当时的他大脑一片空白,行动胜于了理智,手不自主地握住了门把,转动,向内倾斜。
或者说他在期待,期待自己听错了,而吴邪依旧在安眠。
他好像从来都没明白过吴邪的想法,明白他想要的生活,连同自己也越来越陌生,越来越模糊。
在他们从长白返回杭州的路上,张起灵知道吴邪变了,他把这归于成长的必然走向,却没想到这何止于此。
十年前张起灵没有过多的想法,只想让吴邪过安稳的生活,守着西冷印社旁的古董店,娶个女人,再生上一男一女两个孩子,过完他该享有的这一生。
不会卷入阴谋,不会被人所欺骗,陷害,不会有再有那种开棺必起尸的事情发生,甚至不再需要张起灵。
即使鸡毛蒜皮的小事不断,他也再不必担心他的安危。
这就意味着十年之约只是儿戏一场,娶妻生子的他也许会忘记他,就算是他接他出来了,张起灵对于吴邪也只不过是出生入死的患难兄弟,还被冠上了曾经的限定词。
张起灵早已想好一切,被遗忘就把青铜门后当成自己的最终归宿。他来接他,他便去寻找新的归宿,这一切都建立在吴邪结婚生子的基础上。
天涯也好,海角也罢,可这个归宿注定不是杭州。
起初的张起灵一直都这么想,可现在他才明白吴邪心心念念的人是谁,真正想要的又是什么。

评论

热度(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