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起灵

不识

天空飘着雪,雪落在吴邪的头发上,脖颈间,他看着面前这个同样被雪染白了头发的男人,他忽然想起了长白山下的广告语,长相守,到白头。
“呵。”他笑了,或只是咧了咧嘴,但他真的很开心,十年来的第一次。
吴邪打开手上的包,从里面掏出一件很厚的登山装,和他身上的一模一样,活脱脱的情侣装,他递给面前的张起灵,那人却没有丝毫要接的意思。
他啧了一声,“小哥,来,先把衣服穿上,冷。”
男人依旧不为所动。
吴邪无奈地摸了摸头,头上刚长出来的头发碴扎得他手心疼,他叹了口气,只得抓起衣服往那人身上招呼。
哪里知道张起灵一个闪身躲开吴邪的动作,伸手掐住了吴邪的后颈,望向不远处的一批人,语气冰冷得道了句:“你们是什么人,来这什么目的。”
吴邪暗骂,“艹,又格盘了。”,而后一阵吃痛,他感觉到后颈上张起灵使出的力道,多加一份就能捏碎他的脊椎骨,让他失去所有行动的能力。
尽管黑眼镜告诉过他,“别让任何人接近你的脖子,不然就算你是哑巴张那么屌的人也得死翘翘。”,如果说在墨脱的悬崖边上被割了喉管是故意安排,那么被眼前这人掐住了后颈,却是意料之外。
吴邪干笑两声,觉得自己这辈子算是栽在他手上了,就算是再神通广大,对他也永远是无从招架。
无力反抗,就躺好任操,认清现实的吴邪放松了后颈紧绷的肌肉,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,缓缓点上,心里开始盘算着要不要趁这小子失忆好好坑他一把,就和他说:你是我伙计,签了卖身契的那种,或者直接点就是我是你老公,上过你的那种。
吴邪缓缓抽了口烟,放弃了这种不要命的玩笑话,语气平和道:“别激动,我是你的朋友,是来接你的,远处的那些人是我的伙计,他们不会伤害你,而你必须相信我,没有任何装备,你无法活着走出长白山。”
张起灵皱了皱眉,眼前这人的泰然自若让他感觉到不舒服,“我可以杀了你。”
吴邪摇了摇头,把烟屁股丢在地上,烟把他的声音熏得更加难听,“你不会的,首先我的伙计们不是吃素的,其次你应该会对我很感兴趣。”,说着吴邪举起手中的鬼玺在张起灵面前晃了晃,“张起灵,松手吧。”
“武器和装备。”
“好”,吴邪一口答应,然后扯着破嗓子冲不远处的伙计喊道:“给张爷拿过来小黑金,再拿一套装备来。”
吴邪伙计手脚麻利,再看见自家佛爷被人抓着命门自然不敢耽搁,立马送来东西,“佛爷。”
吴邪接过黑金古刀在手里掂了掂,递给张起灵,张起灵单手提过,放开吴邪的后颈,吴邪笑道:“你之前用过的那柄,我特地去找来的,只有这把刀配得上你。”
张起灵空洞的眼中闪过一丝异样,这一微小的情绪立刻被吴邪捕捉到,“我说过,我是你的朋友,我不会伤害你,你可以绝对得相信我。我有你想知道的过去,也可以给你你想要未来。”
张起灵看着他,雪一层层得覆在他们头发上,“你是谁?”
吴邪笑笑,一滴眼泪悄无声息地划过他的脸庞,“我是个疯子,用十年时间将自己毁尸灭迹的疯子,我现在叫关根,闷油瓶,我们只是好久不见。”
“我们走吧。”

评论

热度(21)